Close

Login

Close

Register

Close

Lost Password

微電影聚樂部活動06紀實:導演David Barker「實話誰說」的黑色幽默動作片微電影

從平面攝影轉身為MV與微電影導演的David Barker,來自加拿大,原本還想漂流到其他國家,最後決定留在台灣。擔任攝影已逾十年,為了在台進修攝影,中文讓他很頭疼,但磨練到現在已能說得一口流利中文。在他還沒開口前,與他熟識的主持人鄧皓元(Vincent Teng, 後山創意導演與攝影師) 開玩笑地說:「接下來的時間要請大家練英文聽力了」,想必讓現場聽眾稍微捏把冷汗吧!

在平面攝影拍出口碑後,David Barker會轉拍MV是因應客戶的需求,他便一試,陸續拍了如倪安東、藍心湄等歌手的MV,他熱愛攝影的心,讓他努力突破限制,或許是客戶不斷找上他的原因。

24小時內跑16個景、採用好萊塢等級機器EPIC完成懸疑動作片

David Barker理解了歌曲和唱片公司的需求(一支MV+微電影)後,想要嘗試跳脫一般抒情歌曲MV的拍法,大膽選擇拍成懸疑動作片。拍完後,「我開始尊敬、崇拜那些動作片的導演…例如電影The Bourne Legacy《神鬼認證》,可能單純的一個動作shot,就需要從不動角度拍攝多遍,還要姿勢在畫面呈現是美的,這時就會發現專業的替身和只領幾百元的臨演真的差很多。」

他詼諧卻又專業地分享:「腳本設定是夜景,多是戶外戲,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,部分捨棄了打燈,若用EPIC (註: 電影級攝影機) 可拍慢動作且易於後製,也曾想過用Cannon單眼兩台,可以增加更多拍攝角度…最後會選EPIC呢,是因為我都已經買了一台,就用吧!(笑) 至於最大拍攝難題,就是我只有兩個晚上的時間能完成拍攝!就用兩組人馬,不斷趕到下個景點!」

從歌詞與林俊傑的提議發想出《友人說》微電影腳本

「比全世界比情歌更動聽,當你聽到友人說;比感冒更流行,誰和誰的友人說。全世界都相信,但每一張嘴都說,不是我」從JJ林俊傑《友人說》歌詞與討論中,Bavid Barker規劃的微電影故事腳本逐漸構思成形,並且蘊含著濃烈的諷刺意味。

一個歡樂PARTY,一群黑衣人的威脅,讓兩位男主角(林俊傑、懷秋)落入這場未知的獵人遊戲。樓梯的穿梭、樓頂的跳躍、夜市的狂奔,引來無數路人的側目。超市內的捉迷藏,左閃右避,隨時都是驚險一瞬間。出現意外的救星? 婆婆的武打幻想,讓劇情增添一絲逗趣。男主角們不斷地躲藏與逃亡,最終不敵黑衣「狗仔」的圍捕,遭到瘋狂拍照刺探隱私。實話誰說(Truth About Lies),意指「謊言中的真實」,強烈諷刺著當今狗仔媒體文化,什麼是謊言,什麼又是真實?就是讓每個人去思考的課題。

(相關微電影:《有人說,實話誰說》)

雖然真正拍攝只有兩個晚上,整部微電影+MV的製作,從他踏進唱片公司洽談開始,共花了六週完成。前三週是前置作業,根據歌詞構思出腳本後,和JJ林俊傑聊過,加入JJ的想法,例如腳踏車一景,是因為JJ喜歡騎車,而整個腳本的「黑色幽默」氛圍,也是JJ的靈光一現。接著要選角,還要到各地勘景。

原本想到風景優美的新店拍攝,但交通需費時40分鐘,考量到預算後決定換點。相關工作人員會跟著跑點,像是美術設計需要到現場針對導演的構思「補強」一些動作畫面,讓畫面更好看,不過當David Barker看到美術送來的發票後,開玩笑地說:「早知道就省下來不做了呢!」其實分享過程中,David Barker就不斷強調預算真的關乎創作發揮度與拍攝品質,例如韓國當紅天團如Bigbang的MV拍攝預算就是台灣的好幾倍。

(相關MV:BigBang《LOVE SONG》MV 花費2億韓幣大手筆製作 )

殺青之後才是苦難的開始

在台灣,微電影和短片不同之處,是具備濃厚的商業性質,所以他拍完後,花了三個星期完成後製。這部片雖然沒使用什麼很多特效,後製調色還是要花心力,還要顧及藝人的美觀去做修補、增加適當的配樂等等…初剪時,更是大考驗,因為商業作品需要給很多相關單位審過,唱片公司的經紀人會有他的檢視角度,贊助商也會注意自己的商品置入了多少秒數。不過導演說,最辛苦的還是林俊傑吧!據說JJ在五週內就拍完十支微電影,這期間他還有3~4個演唱會正舉辦。

加碼揭密:製片、燈光與收音,細節不容小覷

主持人鄧皓元(Vincent Teng)說,國內外製片大不同。在台灣,我是導演,有了劇本才找製片統籌。國外則是以製片為最大,先有了故事,才開始找導演。最知名的例子就是《少年Pi的奇幻漂流》,福斯找了三名導演都無法開拍,直到找上了李安。這是因為國外都是商業取向,每個環節都是商業考量。製片需要掌控拍攝流程和預算,有必要時會制止導演不能拍太多、太久。

那麼燈光和收音呢?既然談到製片,聽眾也對這兩個環節很感興趣。電影拍攝所用的燈光強度比我們想像的還強,以k數計算,基本上需要發電機保持運作,一個力求完美的景,光是燈光設定就可能需要數小時或好幾日。真的不是一般人以為拿個手電筒或汽車燈猛照就好。鄧皓元(Vincent Teng)就說,曾有次在棚內拍攝,模特兒就因為被強光直射,忽然砰地一聲倒地…因為中暑了!而專業的收音,這時候有位業界的聽眾主動分享:專業的收音師,懂得依據場景到處設置麥克風。例如今天特寫開啟行李箱的畫面,就可能需要直接收開啟的聲音,一個場景很可能會收各種環境音,甚至預想聲音從哪來,之後好讓導演決定使用什麼聲音來強調畫面,只靠一個麥克風,是無法拍出好電影。細節,就在魔鬼中。

在這後半場的QA時間,現場聽眾五花八門的提問,讓大家更深入了解電影拍攝的細節,也「不小心」聽到業界秘辛,由於過於勁爆,只能歡迎錯過的朋友,下次早早搶先報名、現場一探究竟囉!

分享本篇文章

喜歡本篇文章

0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