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Login

Close

Register

Close

Lost Password

微電影聚樂部30紀實:用影展與獲獎打造團隊品牌,大膽突破商業與藝術的界線

你相信嗎?三分鐘短片能做到以下事情:

一個月內破百萬YouTube點閱人次。

受Adweek與富士比評選為年度十大廣告。

於2014年坎城創意節入圍最佳影片與,獲新銳導演獎。

究竟這部短片裡面下了什麼魔藥?憑著人工設備,要如何拍出渾然天成的感情?商業取向的廣告主,真的會願意接受藝術性的提案嗎?今晚,微電影聚樂部請來影片的製作人Henry 和Ssong帶領著他們的團隊,現身說法告訴你,這些問號背後的答案。

在這支號稱「聯合國」的團隊裡,有來自台灣、韓國……等各地不同國家的影音創作者,但他們都有共同的愛好:拍影片。很有趣的是,今晚演講的四個人裡,Henry和Ssong讀同間大學的工業設計科系,Henry的弟弟Charlie讀行銷、Ray是Henry在酒吧認識的朋友,他的科系也與影音無關。他們的出身跟「拍影片」這件事一點關係也沒有,然而不同道路的四個人,今日卻能聚在一起組團拍片,令人不由得感嘆緣分的奇妙。

 一路走來有什麼心路歷程?


(由左至右分別為:Henry、Ssong、Ray)

過去在學時被老師要求不要依賴設備覺得痛苦,沒想到來到業界時,因為不被設備囿限住,反而能從事更多元的影音創作。Henry分享他的過去,Ssong也說:「在這一行,永遠不要怕出錯,就算最後結果跟你想像中的完全不同,你還是能學到很多。」Ray指出:「尤其過程中,找夥伴非常重要,拍電影絕對不是一個人的工作。」而Charlie也表示:「除了找到好夥伴,也要勇於表現自己。既然要做分享的作品,就不要害怕去給別人看。」

當晚播映了Henry和Ssong的獲獎作品《SAROO BRIERLEY: 歸來旅程》,短短三分鐘的影片,記錄了一個被收養到澳洲的印度男孩,25年後透過Google Map,終於找到走散家人的故事。這隻影片花了8萬美金、三個禮拜拍攝完畢,由於時間十分趕,途中Henry和Ssong甚至要在機場剪片才能想辦法在預定時間內完成。

影片中的人物情感真摯,問到兩人拍攝這部片時,是怎麼讓演員演出情感豐富面的?Henry表示:「其實我們並沒有叫他們做什麼,反而盡可能不去干擾他們。這次只是他們的第三次見面,所以見面時依然高興,分離時依然不捨。因為感情都是真的,所以拍出來就真。」這個態度與Ssong景仰的楷模人物也有相當關聯。她說:「我最喜歡的是Terrance Malik (美國導演、編劇與製作人,代表作有《紅色警戒》、《決戰新世界》等等),總是想學習他的精神。很多導演會想要控制現場,但Terrance Malik會退一步,讓他們自由去發揮,雖然混亂,但他總能在粗糙中找到細膩,混亂中拍出細節。」顯然Terrance Malik給他們的風格帶來很大影響,Henry說:「所以我們的風格較偏向這個調子,總是很自然,很喜歡拍小細節,還有人、畫面。」


(自由問答時間,大家都把握機會詢問講者或交流彼此的影音製作心得)

團員之一的Ray,亦在現場分享了他的MV作品:一支用現代舞張力象徵愛情的愛情故事。讓人好奇的是,這是一隻較偏藝術性的MV,而唱片商總習慣以商業角度思考,對於藝術性的東西往往沒那麼容易接受。但RAY究竟是如何說服唱片商願意採用他的想法呢?

「比較重要的是,一開始會先講一個感覺,讓他們去幻想,不要說死等到他們也都覺得不錯時,在漸漸談到較藝術性的部分,比較為他們所接受。」Ray說:「當然,還要剛好成本沒有很高。很幸運地,我們成本還算可以接受,所以最後就成了。」而在拍攝新光三越的廣告時,團隊也面臨一樣的問題。新光三越為什麼願意一反商業直覺,順應團隊採用藝術性風格行銷?

「其實有一部分,也是剛好Henry和Ssong得獎,」Charlie說:「所以真的要行銷自己,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品牌,去參加影展、去獲獎,也是非常重要的過程。」

 最後眾人談到台灣的拍片環境,由於旅居美國已久,自然提到了紐約和台灣的不同。「有些人會很好奇,為什麼紐約市能成為一個很大的藝術集散中心?」Charlie說,Henry跟著接話道:「因為紐約市一個很多各行各業都擠在一起的地方,不同行業的碰撞造就火花,也創造出傑作。事實上台灣也是一樣,台灣非常適合創業,就像一張空白的紙,但台灣人缺的就是不太敢與人交流。所以,勇敢一點。」

「不過要記得,故事的本質是人,」Henry說:「不論紐約還是台灣,人的感覺和情緒,全世界都是一樣的,這點絕對不會變。」


(講座結束,來個大合照吧!! 第一排從右起六位為所有團隊成員)

分享本篇文章

喜歡本篇文章

0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