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lose

Login

Close

Register

Close

Lost Password

第二屆三好微電影電影大師研習活動報導(下):新媒體的影響與新嘗試,台灣電影導演的生存之道

(活動花絮馬上看! 當天產出的活動紀錄短片,瞧瞧我們在研習什麼吧!)

在電影大師研習上午場結束後,人間衛視與人間福報採訪了大學盃三好組得獎者們,對於影片創作者來說,應該是滿特別的經驗,除了在鏡頭後默默拍片,參加比賽也有機會分享自己的創作理念。至於三好微電影競賽的頒獎,則會在2月3日頒獎典禮現場隆重公布與頒獎囉!

在中午用餐後,師父帶領大家一起參訪佛光山台北道場位於10樓的佛光緣美術館,緣起於1994年星雲大師為了籌設佛光大學而發起販售手邊珍藏名畫活動,讓藝文界紛紛響應參與,而與藝文界結緣,實現了星雲大師的佛教藝文化,人間佛法的精神。看完館內的各類創作,讓與會嘉賓除了飽足午餐,也滿足了視覺。

下午場地一段研習是由十貳劇場的張凱福導演帶來導與演的分享,協同編劇張敦智,還有兩位演員蕭惠文,胡大器,以沈浸式劇場方式,現場表演演出,還有問答交流。會後有參與者表示這段真是給予她新的衝擊,除了探討舞台影像化,讓影像創作可以跟舞台劇跨界交流和延伸應用,不論是影像上的創作或是現場演出,都展現了當下新時代交融創作的無限可能性。這部份真的惟有現場參與,最能感受到。

新媒體的影響與新嘗試

張凱福導演先與大家分享他對影像的觀察,正是來自他最近的體驗:為何觀眾捨棄在電影院的魔幻時刻,選擇在家裡看網路影片?他覺得,大家的娛樂方式真的改變了,不管電影或劇場娛樂多優質,仍是娛樂的一環。看到最近一檔沈浸式體驗的《微醺大飯店》完售,該票價以一般劇場來說是頗高的2000元,但卻讓人們願意走入劇場,再來因為行策略成功,打到了新市場,讓更多人願意踏入劇場。當他看到從線上到線下的可能性,還有新媒體時代變遷影響的觀影習慣,促使他想把作品《12》拍成影像,上傳到YouTube公開分享,想要實驗看看它所見的趨勢。這是一趟非常艱困的創作過程,他放著法蘭西斯柯波拉曾拍過的劇場電影化的作品,娓娓道來他實踐的差異之處。張凱福導演覺得,不論是舞台或電影,戲要好看勾人,還是在於這個戲是否成立,還有把演員當一個載體,讓他能發揮表演。

演員引導與觀點

在演員引導演練環節中,演員胡大器覺得敞開是表演很重要的事,擔任表演指導的他,邀請台下創作者一起上台練習互動,讓參與者實際體驗到,在台下如此多眼睛看著時,要怎樣敞開自己又投入在表演當中,當然是非常不易,可是當自己踏上舞台承受目光,反而會更明白演員的感受而去引導。

身為表演老師的演員蕭惠文鼓勵大家展開7天情緒練習,感受人生中各種情緒,記錄這些情緒光譜,重新認識自己,理解演員的情緒表現。在最近兩個月的舞台上,她必須展現憤怒,但下舞台就卸下,繼續導她可愛歡樂的兒童劇,其實是如此矛盾。但身為演員,就是要了解自己的情緒層次,才能回到自己真實的生活。恰好有人詢問演員如果有憂鬱症或情緒轉變,該怎辦?她認為身為演員要先懂得表演安全度,還有保命措施,不少演員其實在表演中受傷,很難回去真實生活,所以她認為中性的練習很重要,要懂得如何回來自己的樣子。

張凱福導演接著在現場請兩位演員重現片段,直接在大家面前演出精彩的吵架對手戲,示範演員在鏡頭與劇場的表演差異,以及他如何指引微調演員的表演精準度。想要感受現場演出氣氛的朋友,可以看看我們的活動花絮影片,因為真的是超級精彩的呢!

編劇觀點:電影圈為何覺得缺少編劇?

編劇張敦智曾聽過一句話:別人看了想導的,就是好劇本。因為,彼此的世界觀有了震盪與共鳴。通常導演有自己的世界觀時,就自己動手做了,所以才容易出現找不到編劇的議題。但他會反思,我們是否交出夠好的品質,來跟導演震盪,是編劇需要自問的。張凱福導演表示,當初就是為了追求震盪,讓劇本更在地化,所以找上了編劇參與。當這個任務上門時,帶著點子來,張敦智覺得這就是一個團隊合作,選擇不破壞既有想法的方式,讓作品更好為目標。

那編劇如何跟導演溝通呢?這個真的是現場最關切的問題。張敦智認為,最大的問題是,若導演是表演出身,會有他想做到的效果,對於編劇來講,文本上是需要層層疊加的,需要消化這些效果是否符合文本邏輯等等,如果邏輯上有衝突,就是先了解邏輯並解釋互斥時,要怎樣選擇,有沒有其他提議,還有把風險告訴導演,以追求溝通為目的。

尋找未來夥伴

在下個研習開始之前,身為主持人的微電影協會秘書長賴麗雪帶領大家持續破冰,稍早環節已經有過一輪簡單的小互動遊戲,這次則是利用小紙卡,讓參加的創作者們盡量離開原本的位置,認識更多人,因為拍片的路上需要很多夥伴,看來大家都交流的很開心啊!

台灣電影導演的生存之道

接著我們邀請到兩位號稱是影二代的導演,都是來自電影/影音家庭,分別是胡皓翔導演,鄧仲謀導演。胡皓翔導演可說是從小生長在片場,父親胡定一是非常資深的擬音師。胡導自己在大二時就拿到金穗獎,他認為這契機來自於digital(數位)的出現,讓他能夠很快懂得拍與剪,當時熱愛音樂的他一邊駐唱,一邊專門做花絮拍攝,邊賺錢邊成長。拍片的資金最辛苦,嘗試申請一些補助譬如輔導金,參與了李崗發起的推手計畫。當時的時空背景是,iPhone在2008年發表,改變了觀影習慣,5D2的發明也是讓拍攝器材不再遙不可及。剛好資策會有個手機影片計畫,於是他申請了,製作出堪稱是台灣第一部微電影的《布袋甩尾》。但在此之前,他做了很多提案,商模,但那時沒有投資者相信網路觀影的可能性。

那現在的局勢如何呢?他覺得也演變得不同了。他除了擅長拍攝幕後花絮外,近年拍攝過多部網路劇的他覺得,現在的電影資金有部分可能竄流到了網路劇,因為資金較易取得,但商業模式自然跟電影不太一樣。

鄧仲謀導演的第一份工作則是看腳本,當時非本科系歷史系畢業的他在洛杉磯的發行公司,一週大概看8份腳本還要寫大綱與報告給上司。那時等於是看遍了好萊塢最頂尖的編劇們的腳本,也從此奠定了他對腳本的要求,產生了編劇的興趣。後來他辭去工作,毅然去唸美國知名電影學院AFI的電影系。在學校並不是上課,反而是很多的實戰,片場所有大大小小工作都做。

回台灣後接手家業,就是專門做後期的太極影音,即使他本身不擅長畫畫,因為他是最懂內容的人,開始擔任動畫導演,當時除了接各種企業政府專案,但他還是想拍自己的電影,36歲時,他感悟到若不趕快拍,也許接案的壓力會消耗了這份熱情。於是他開始找題材,看到三島由紀夫撰寫的『性命出售』,覺得衝擊,啟發了靈感而創作出《售命》這個作品,在去年疫情開始之前他拍完了,但也因為疫情要延後上映,後期不斷的調整,資金也還有缺口正在找錢,所以他苦笑自己在「後期地獄」中,有過這段經歷會讓心臟變得更強了。

現場大家最關心的,還是資金問題,胡皓翔導演分享了真實故事,他朋友花了8年才申請到輔導金,關鍵是在於他後來找到資深監製幫他看腳本,所以他真的很建議大家不要自己默默創作,找到前輩幫看,多點提點與調整,更有機會。鄧導記得在AFI唸書時第一堂課就是學會怎樣pitch你的故事,所以分享給大家,可以有不同長度版本,譬如elevator pitch,因為也許你就在電梯遇到了投資人,試著用一句話把電影核心價值與衝突講完。

精彩的分享結束後,三好微電影還提供了一份小禮物,就是金馬獎造型師陳淑津願意免費提供3小時的造型指導諮商給現場參與研習者,真的讓大家很驚喜。她覺得創作不易,經費往往不足以請來造型師,所以帶來這份禮物,幫助大家的創作之路。

電影大師研習營來到晚上,晚餐過後,大家一起觀賞星雲大師「佛教靠我」紀錄片,由覺培法師帶領大家進入故事。在映後QA時間,有參與者問是否能借用寺廟之類的場地,覺培法師跟大家分享,場地的租用是歡迎洽談,甚至在海外各地,有些地區的資源特別不足,基於安全與照顧,佛光會如果能夠幫得上忙,也都很樂意結緣安排。前年佛光會主辦的傳播獎,跨國拉在新加坡舉辦,獲獎的幾乎都是台灣參賽者,在發表了得獎感言後,讓台下的新加坡政府人員驚豔的說,希望這些優秀的朋友能留下來。所以跨國交流,也是佛光會期待與延續的。

而這次參與的朋友們聽到有外國交流的機會,覺得很特別,譬如佛光會在國外的貧民窟進行公益服務,或是地球環保類的議題,還有人物故事,像是從監獄進出好幾回最後卻成為教誨師的真實故事,如果拍成影片,都具有生命教育的意義,也會是導演們很有興趣的題材。在座有導演也提議或許可走台灣偏鄉為他們做紀錄,拍畢業照,也引起另一位年輕導演分享自己曾去外國偏鄉拍片的經驗,現場讓大家又多聽了一個真實故事。

在大家分享心得時,不少人都覺得認識了新朋友,開拓了人際,還能與業師討論和互相認識。也有人覺得,參加過後才知道原來這裡的資源很充沛,是可以運用。原本很緊張害怕,沒想到卻遇到不少老朋友。或是已經出社會兩年,研習過後反而有種充電感,似乎找回了這個行業的熱情。這次研習比較跨界,有發行代表也有劇場跨界交流,能夠在現場直接看到情緒的指導,是滿有趣的收穫。有參賽者表示,因為創作很孤單,能夠看到一群人齊聚,覺得感動也找回活力。

2021年三好微電影和青春有影大學盃都持續徵件中,想要一起體驗電影大師研習的魅力和收穫,快點拍片,帶著你的作品,一起來認識創作夥伴和業界朋友。

想要親身參加這麼精采的電影大師研習,就趕緊報名2021年度第三屆的三好微電影,或是青春有影大學盃,明年就有機會現場取得最貼近的互動與資訊分享喔!

分享本篇文章

喜歡本篇文章

0

相關文章